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国企改革争论仍是混战郎与赵舌战胜在辩论技

2018-12-07 04:03:51

国企改革争论仍是混战 郎与赵舌战胜在辩论技巧

“赵郎之争”第二日下午,沉默了一天的郎咸平向本报发来他对此事件的回应——一份关于当时争论的现场记录。让人吃惊的是,这一份记录所凸显的重点和之前长虹主动公布的消息完全不同。在后者的讲述中,郎咸平面对赵勇的提问已然情急,不知如何回应;而前者的记录却表明郎咸平咄咄逼人,气势上胜过主动出击的赵勇。将两份记录对比、综合一下,我们可以初步看出这场争论的轻重缓急:先是早有准备的赵勇主动出击,抛出一个郎咸平很可能出错的细节问题。但接下来,郎咸平却绕过了赵勇的提问,并接连提出关于长虹管理层持股(MBO)的问题,大出赵勇的意料。郎咸平依然采用犀利的词锋和逼人的语气,就像去年他批评顾雏军低价获取国有资产的“七板斧”和之前指责赵勇继续MBO的“三把火”一样,但赵勇却没有像大多数被“提名”的企业家一样置之不理,而是选择以面对面的方式挽回自己的名誉。不过,郎咸平始终没有回答赵勇的问题,而如果这个问题不成立,他对赵勇的指责就缺乏证据。尽管语气激烈,场面火爆,但这场争论在内容上却像一场大混战。在此之后,会不会引出关于国企改革的第二轮大讨论才是关键所在。也许这场争论只是个开场。●“赵郎舌战”原音回放赵勇:你在江西中外名家论坛上出了一篇文章叫“精彩郎咸平剖析四川长虹”,主要是对长虹的批评,说从倪总开始到我都有MBO倾向。郎咸平:对。赵勇:这篇文章谈到我,批评的主要依据是朝华科技。朝华科技确实是我回长虹工作以后,为了在IT业发展与朝华集团合资成立的。你有一段描述——朝华大股东四川立信的老总是赵勇在清华大学的同班同学。不知你说过这段话没有,因为这段话让我近的日子很不好过。郎咸平:你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澄清这个事情吗?赵勇:是。郎咸平:那我希望你能澄清一句话,“长虹从1994年开始,一直和朝华科技的股东金信系有关系”,你承认这个事实吗?赵勇:朝华是长虹的第二大法人股股东。郎咸平:长虹的股价从1996年的6元涨到60元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是金华信托投资公司的,金华信托就是这家金信系的前身。赵勇:我不知道。郎咸平:你不要抓一句话来问我。我对回答你这个问题没有兴趣。你有没有MBO的企图?赵勇:我没有!郎咸平:你和朝华科技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内幕?赵勇:没有任何关系!郎咸平:那为什么1996年金华信托会进去?赵勇:我不知道,我不分管这项工作。郎咸平:我告诉你,中国信托的改革就从你开始!我还要讲一个事情,我今天讲的和你赵勇无关,我讲的是中国国企都有的问题,是大是大非的问题!还有,长虹管理层是不是持有朝华10%的股份?赵勇:是。郎咸平:你在给四川省领导的报告中说,经郎教授批评之后,我们董事会决定不再持有股份是不是?赵勇:10%算MBO吗?郎咸平:当然是!10%是步,第二步是51%对不对?赵勇:你是怎么算出来的?朝华科技都要倒闭了。郎咸平:那你为什么还跟它合作?赵勇:我看好它的业务。郎咸平:你怎么买不良公司的业务?赵勇:它的分销业务是它的业务。郎咸平:朝华科技亏损1900万元。赵勇:那是朝华集团,不是朝华科技。你这是哗众取宠!郎咸平:对你而言,我是哗众取宠。但我讲的是大是大非的问题。赵勇:我想问的是朝华科技里有我的同学吗?郎咸平:有没有同学不重要。我告诉你,长虹里也有我的学生,我才会知道这么多事,公理自在人心!我讲的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不是个人的小问题!

郑州房产抵押贷款
方管价格
温室内外遮阳系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