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狗肉文化上的冲突

2019-08-19 09:42:52 来源: 日照信息港

舌尖上的狗肉 文化上的冲突

近日,一年一度的广西玉林狗肉节再次引发较大争议。一些友指责吃“伴侣宠物”太血腥,一些明星在社交络上呼吁抵制吃狗肉、取消“狗肉节”,一些民和玉林当地居民则针锋相对地辩驳。吃狗肉的人觉得这是他们的一个饮食习惯,狗肉节只是他们聚会的一种方式。如今,世界上还有那些国家吃狗肉?吃狗肉究竟是习俗还是节日?狗肉该不该吃?    赵海建:中国吃狗肉的传统由来已久,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会出现这样强烈的反对声音?    李明波:我觉得这是这些年西方文化进入中国的结果。西方文化进来之后,很多人连自己的饮食文化都受到了影响。在东方的传统文化里,食用狗肉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是在西方文化里,吃狗肉普遍被认为是禁忌。    亚洲多国都吃狗肉    赵海建:西方的文化里面认为吃狗肉过于残忍,因为狗被认为是人类的精神伴侣。很多人养的狗死后,都不会被吃掉,这其中就包含了人的一种精神寄托。同时,东方文化里对牛的感情也是很深的,特别是农村人的生活离不开牛。但为什么人可以杀牛吃肉呢?    李明波:在中国古代,杀牛确实是大忌。像宋代私自杀牛吃牛,被政府抓去至少得送去“劳教”一年以上,《水浒》里面就有类似的记录。这是因为农业社会里,牛是重要的劳动工具。    赵海建:同是人类饲养的动物,在人们心目中和感情中的地位高下,基本取决于它在人们生产生活中的地位。    彭玉磊:吃不吃狗肉,归根到底是一种选择问题。就像有的人不吃牛肉,有的人不吃羊肉,当然可以允许不吃狗肉的人存在。我本人就不吃狗肉,但是我不能阻止别人吃狗肉。    赵海建:“众生为何不能平等”,既然其它的动物可以被人类吃掉,为何狗不能吃?狗和其它动物一样,都是人类食物链上的一个环节。    李明波:吃狗肉不是中国人独有的饮食文化。大家都知道,韩国人、朝鲜人是热衷于吃狗肉的,认为吃狗肉是大补。但是在广州,大家都是“三九”天吃狗肉。    彭玉磊:不光是韩国和朝鲜,亚洲其它一些国家和地区也都有食用狗肉的传统,比如邻近广西的越南也有吃狗肉的传统,越南人食用狗肉的做法和广西很类似。    李明波:韩国的狗肉文化和中国还不太完全一样,比如说韩国人喜欢在“三伏”天吃狗肉、喝狗肉汤,而且在天热的时候,狗肉汤卖得红火,以热治热。    吃相残忍?吃鹅肝呢    赵海建:韩国人吃狗肉的文化也是一直受到西方的批评,甚至引发过国际风波。特别是1988年汉城奥运会和2002年足球世界杯期间,韩国人吃狗肉的文化传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甚至有不少西方人提出抵制韩国。    彭玉磊:说到残忍,法国人为了吃到美味的鹅肝,故意把一只只鹅养成了脂肪肝,这算不算残忍?西班牙的斗牛残忍不?    赵海建:电影《海豚湾》里,日本人宰杀海豚的场面残忍不?尽管有人抗议,日本人还不是照样在吃海豚吗?    彭玉磊:所以说,很多国家都有外界难以理解的饮食文化,但不能因为外人无法接受就必须做出改变。就像韩国很多人已经习惯了吃狗肉,你不能强迫他放弃吃狗肉。    狗肉来源可疑?需加强监管    李明波:说到底,吃狗肉还是一种文化。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要允许文化差异的存在。不能因为西方文化地位强势,就一切遵照西方文化来办事。    彭玉磊:我相信,无论是广西还是韩国,吃狗肉的人吃的狗,不会是他们自己家中养的宠物狗。但是由于法制的不完善,有些狗肉的来源确实是非常可疑的。    赵海建:对,反对吃狗的人一个重要理由就是狗肉来源可疑。个别人通过下毒药的方式偷猎狗,如果人吃了这样的狗肉,对身体健康肯定是有影响的。    李明波:对,国家对牛羊鸡肉的安全监管已经非常严格了。国家对狗肉的安全监管也可以做得更好。    吃相讲风度,抗议有边界    彭玉磊:我们承认吃狗与否是一种文化差异,但是面对这样的文化冲突,怎样才能处理好吃狗人与爱狗人的矛盾?    李明波:韩国人的经验可能值得我们借鉴。申办2002年世界杯前,首尔全城的狗肉馆迁离主要街道,并纷纷改名为“保身汤馆”或“四季汤馆”。把狗肉馆藏进胡同深处,就是一种息事宁人的智慧。    赵海建:如果吃狗肉又大张旗鼓地“办狗肉节”,其刺激效果当然会是惊人的。    彭玉磊:前几天的提到,玉林的狗肉招牌已经被藏起来了,其实就是一种善意的妥协。    李明波:可以这样说,吃狗肉是“天赋人权”,是进食自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毋庸置疑;同样,爱狗人士表达对吃狗行为的抗议,也是天赋人权,是表达自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也毋庸置疑。两种自由之间存在矛盾,而解决冲突的手段就在于,吃相要讲风度,抗议要有边界。    赵海建:对,试图用暴力来解决矛盾永远是下下策,比如说在高速公路上拦截运狗车辆,当然是不可取的。

血栓带怎样形成的
肚子胀气腹泻什么原因
跌打损伤的必备药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