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2019-09-14 08:31:30 来源: 日照信息港

??
??近我老是梦见一只火红的凤凰(其实不仅是现在,在我有记忆开始,这凤凰就伴随着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和父母说过,这些天这个梦越来越强烈的刺激我的意识)越来越让我无端地怀疑这凤凰是否和我有着什么莫大的关系,于是,便偷偷地跑回老家。老家在农村,很早以前听奶奶说过,我们村里原先住着六百多户人,我始终也无法想象一个那么小的村庄住六百多户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不信,那时,我才11岁,十几年后便把长辈所说的这些事实都当成了故事。
??即便忘记历史是对先人的不敬,可那个村庄的孩子似乎永远都不会知道它曾经的繁华,甚至于我还曾经怀疑过奶奶的故事的可信度。却是,我只能在偶然的机会看到一些历史留下的墙脚和碎片,还有听着那雨中穿檐而不湿衣的故事。奶奶有她自己的恋乡情节,不管我怎么劝说她都不愿意让那被风雨侵蚀地岌岌可危的房屋闲置着,于是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留在了那里,而我一个人奔波在外。
??父亲陪着我绕着村庄走了几遭,他说一个历史不能就这样消失殆尽,应该让所有的子子孙孙都记着那些长辈留传下来的精神。我不明白父亲说这些是什么意思,甚至于我想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所谓的历史、所谓的精神到底是指什么,只是奶奶甚至是奶奶的奶奶甚至还要更早的时候流传下来,传承的只是一句话,而到底是什么蕴意,却谁也不知道。
??我却不愿意只能这样,火红的凤凰到底意味着什么?便求着奶奶告诉我更多的故事。她滔滔不绝地说着,仿佛如果有一个人能相信她的话她便是很幸福的人,我始终也不明白她说起“历史”时那幸福的神情让我感到有些难过。奶奶拿了一个玉佩给我,她说我本想让它陪着我长眠于地下,你母亲你父亲都不相信我所说的,甚至于你爷爷也不相信我所说的,这个玉佩本来是传女不传男,可是它在你母亲身上是一种虚设,我宁愿不给她,而你又还没有结婚没法传给我的孙媳妇。昨天我做了个梦,我奶奶说把它给你,我相信奶奶一定有她的理由。说罢她从暗红的木箱底掏出一个只有一半的玉佩,上面雕着一个缺失的图案。奶奶说这是一只凤凰,祖上传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我问为什么,她说她也不知道。我仔细地端详这仅有一半的玉佩,长年累月的流传它更加的细滑,透明地像是一泓清水,它的周身是如云朵般的花团,翅膀在伸展的同时仿佛还有一些压抑,凤尾摇摆着,而凤头仿佛朝着某一个方向。
??奶奶把它给我的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凤凰在烈火中奋力地飞翔,拼命地用那嘶哑的声音叫着我听不懂的话,看着它我的心仿佛被刀割得一片一片,疼得无法呼吸,我想去救它,却又仿佛被什么捆绑着无法前行。第二天我告诉奶奶,我梦见了一只凤凰被烈火灼烧着,奶奶并不吃惊,仿佛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或者在她的意料之中,奶奶说这块玉佩是有灵性的,据传只要与它有缘的人拿到它的当天晚上一定会梦见它,这说明你和它有缘。我说那又怎么样,为什么我会看到它被烈火灼烧?奶奶说她只听说这块玉佩是从烈火里炼出来的,所以祖上传给我的时候给它命名为“浴火凤凰”。
??甚至于在艳阳高照的时候,我一抬起头都能看到一只金黄的凤凰,舞动着那火一般的翅膀飘舞在空旷的天空,而周身是被她的光芒带来的粉红的彩斑,摇曳地鳞毛舞展开来就像是一个优美的舞娘,可我却分明看到它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俯视着大地仿佛有一滴眼泪将要掉落下来。自从将那半块玉佩放在手中开始,内心仿佛有一股厚重的感情压得我将要窒息,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只会不自觉得想到:我和那浴火凤凰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从拥有它后,我总在牵挂着它!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梦见那个在烈火般的景象中的凤凰,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地在烈火中消失,心也一次又一次的剧痛。我越来越清晰地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那种痛苦,一种内心上精神上的折磨,甚至于我总是不自觉地流下眼泪。我越来越觉得那凤凰身后藏着什么我所不知道的事实,而我又到底与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会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的我梦中,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感到难受?
??
??第二章惊天碑文
??
??记得奶奶小时候和我说过这么一个故事,她说在一个叫“高藏岭”的地方有一块石壁,上面刻满了字,如果有谁能一口气把它读下来,他将会获得上天的赏赐,从前有一个和尚路经那里便想一口气把它读下来,就当快要读完的时候天立马黑了下来,一道闪电像只猎豹冲下来,咬断了和尚身旁的一棵苍天大树,据当时的人说和尚自从那以后就疯掉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而那块碑文再也没有多少人敢去涉足,虽然后来还是有些不良份子企途从中获取利益,不过都无功而返。
??我持着一把柴刀和一壶水朝那个叫高藏岭的方位前进,父亲劝我不要去,我说我想弄清楚这半块玉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沿途早已经是杂草碎枝斜生,昔日人们口中的宽广大道早已不见了踪影,多的是那一条条不知名的蛇和一些瞬间不见踪影的动物,不清楚一个原本胆小如鼠的我为什么此时却能够独自闯进一个如原始森林的丛林。路越来越难走,早已经没有了农民砍柴的痕迹,到处是一种闲逸寂静的空间,此刻我终于领会了“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悠”的意境了。只是这个时候我更愿意说这是一种死寂,一个人难免会有些惊悚,虽然我不是一个有鬼论者,但一个人走到丛林里来也未免有些冲动。
??身旁是一条有一点样子的小道,小道旁是一根根如巨蟒的藤条,头顶是一片繁翠,而脚下仿佛穿过藤条而看到几里甚至几十里以外的物体。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包围了我,我在疑惑难道我曾经来过,这与其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我更愿意说它是另一度空间,以茂密的藤网结成的天空,以交织的藤条组成的地面,仿佛这里曾经有过一段彻骨锥心的历史。很快就找到了奶奶所说的那块石碑,藤条青苔几乎把它包裹了起来,我用柴刀小心地将它们清理了,可石碑上的字早已无法辨析,流水、轻风或者岁月把它侵蚀得只剩下一些模糊的字符。仔细地端详着这些奇形怪状的字符,始终无法从中找出任何一点我所需要的东西,却只是有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包围着我:我曾经来过这里?
??碑文早已无法辩认,潮湿的碑文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淡绿的颜色,我坐在它对面的那个藤条上静静地看着它,一直到不自觉地的睡着。由于行程的劳累,醒来的时候天色早已黯淡下来,到处是一片黑色,我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摸回家中,便暗自打定了在荒野留宿一晚的念头。就算真的有豺狼虎豹我也认了,谁叫我自己这么疏忽呢!站起身走近那块石碑,大约长 米高2。5米,上面凹凸不平也许是刻有字符的缘故,只是在岁月地洗礼下已经不再完整,便成了这种残缺的形状。抚摸着碑文,一种亲切的感觉,我不毫不知情地流泪了,眼泪顺着石壁的裂缝蔓延开来,突然整块石碑亮了起来,上面的字迹也突然完整了起来,我揉揉眼睛可依旧是如此,原来这不是幻觉。我抬起头,一切如我所意料的,天上飞舞着一只火红的凤凰,它急速地朝着这块碑文的方向奔来,我毫无预感地闪躲开来,一晃间天地一切又归于平静,只见天空闪烁着八个血红的大字:
??凤凰啼血
??天下大乱
??再仔细的阅读碑文,虽说都是繁体草书,可我大学时是学中文的,对繁体和草书有过一段时间的研究,这些字符对于我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开元七年,北民南迁,逐居于此,拓荒作食,繁衍生息,二十四年,汀州郡设,自此盛始。四朝休息,民生大作,三步一门,十步一亭,十里穿檐,雨不湿衣。谢者四百,熊者廿七,刘者百七,余计千户,歌舞笙平,民乐室美。明末荒重,文敛武诛,民不聊生,坟聚户平,熊谢刘者,掘玉求蔽,移宗换运。无奈事输,凤凰浴火,玉碎山崩,十户九家,非死即病,尸骨累山,风雨大兴,万户作萍。独孤刘者,持玉刎字,血溅当空,咒石遗书,凤凰啼血,天下大乱。将焉求缘,持玉解怨,作字更宗,天下归期。
??这像是一个诅咒,一个前人留下的诅咒,“凤凰啼血,天下大乱”凤凰我已经隐约的见过,可并没有看到它啼血,由此可知天下暂时还不可能大乱。可为什么刚才我看见的那个凤凰并不是带着一丝丝忧伤的眼神而是一种愤怒一种即使死也要对方陪葬的愤怒。如果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相信没有人宁愿舍弃自己的身命也要将对方置于死地,而且它还朝着我,难道它的敌人是我?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是它的敌人呢,从接下玉佩到现在还没有几天,而我对凤凰的认识也只是从这短短的几天开始的。玉佩,对了,“凤凰浴火,玉碎山崩”难道说是就是这半块玉佩,“持玉刎字,咒石遗书”——玉、字、石、书,难道就是这块玉佩和这个石壁里真的隐藏着一段故事?而到底是一个什么故事呢,到底是一段怎样的情结,前辈竟然诅咒天下大乱?
??突然觉得自己心沉了下来,仿佛有一种厚重的责任落在了我的肩上。一声刺耳的鸟叫声把我惊醒了,原来我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石壁还是原来的石壁,天空还是原来的天空,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接近四点了,赶忙起身往回走。即使我想着要等到晚上验证一下到底刚才的梦会不会真的出现,可我始终没有那个胆,我怕我还没有等到凤凰的出现就已经被猛兽给吃了!
??
??第三章碎玉复原
??
??所谓的诅咒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个历史过程,而为什么又要说“凤凰啼血,天下大乱”。奶奶听到凤凰啼血时突然整个人哆嗦着身子在竹椅上缩成一团。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很难听懂的话,可是我从她的眼里看出了一种异常的恐惧,仿佛将有什么大事将要降临。父亲把我拉到厨房,语重心长地说,洪泉,你不要再去查了,好吗?
??我握紧父亲的手看着他那略似平静却颤抖的身体,爸,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把奶奶给你的玉佩给我!
??我从怀里掏出那半块玉佩,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它上面有着一些淡红的血丝。父亲接过玉佩就狠狠地朝地上咂去,玉佩碎了一地。门外突然掀起一阵狂风,袭卷着那已经破碎的玉佩,眨眼间玉佩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我把它拾了起来,有一阵很腥的味道,只见地上出现了一趟血,暗红暗红的……
??我从父亲惊恐的眼神里仿佛看出了什么,他瘫坐在地上,就像奶奶听到我说凤凰啼血时一样哆嗦着身体,我也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种恐惧。我坐在父亲的身旁,就像抱着一个小孩一样抱紧他,过了将近一刻钟,他才开始慢慢地缓过神来,慢慢地躲进被窝里。
??为什么他们听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眼里竟然会是那种恐惧,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近乎绝望的恐惧,能够让再钢毅的人都感到心虚。躺在空寂的床上,那半块玉佩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那淡淡的血丝却像极了流动的血液,慢慢地流窜在凤凰的身上,“凤凰啼血——凤凰、血,天下大乱”,一种奇怪的感觉笼罩着我,难道这个世界要发生什么?
??奶奶当堂拄着一只拐杖坐在太师椅上,父亲坐在他的旁边,他们也许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宣布,不然的话不可能穿着这么正式的服装。我怯生生地走向前去,奶奶一脸的严肃,她叫着我在离她一米开外的一条椅子上坐下,然后自己站起身来朝祖先的牌位上拜了三拜,转身看着我。
??洪泉,先人说的三百年今天终于到了,三百年前凤凰啼血,诅咒三百年后天下大乱,我原以为只是一个传说,可现在看来并不是?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们听到“凤凰啼血”时都这么害怕?
??三百年前我们的祖先,为了守着这个事实,将凤凰的怨气压下去,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制止这场浩劫,便用自己的身命将怨气压下去,而传下这半块玉佩,相传只有合着这整块玉佩的力量才能彻底结束这个诅咒。
??那我该怎么做,另外的半块玉佩在哪里?
??你能做的只是顺着天意,尽快地找到另一半玉佩。我母亲告诉我这块玉佩是我们老家后面的那座山上被弄成两半的,只有与它有缘的人才能找到它。
??听完奶奶的这番话,我赶忙出发到奶奶所指的那座山,可是山那么大我从哪里开始找,没有一点头绪就算找一辈子我也不可能找到。便从老家开始入手。
??荒废了十多年的老屋,墙倒了一大片,屋顶的瓦片也碎了许多,房内便处处都有着仿佛十几年来滴下的积水,而很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个蜘蛛网,甚至连老鼠也少见。楼上的木板在白蚁常年累月地蛀蚀下变得稀松恐怖,轻轻一踩便吱吱作响,一不小心就有从楼上摔下的危险。我悄悄地潜进一个暗黑的房间,因为十多个房间就只有那一个锁着,我想凡是上锁的房间里面一定会有我更需要的东西,因为常年无人居住,便是一阵霉湿的味道,拿一条手帕捂住鼻子,我还不想直接被呛死呢?掏出打火机,借着那微弱的灯光,绕着房间走了一遭,却没有任何发现,只是听见了一种非常细腻的声音。再看看怀里的那块玉佩散着微弱的光芒,靠近它才发现这细腻的声响竟然是从它里面发出的,越靠近地面,它的声音就越响越清脆,难道这房间里会有什么能够沟通着这块玉佩?

共 1052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诡异、神魔、玄幻、惊秫、悬念、探险......小编怎么看这篇小说都适合拍成电影或者电视剧,如梦似幻的情节,跌宕起伏的脉络,引人入胜的故事,惹人遐想的结局,都是那么合乎要求,真的不错!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11-25 21:11:06 只是感觉这个题目很多作品都用过,起码类似的很多!就好像全国有很多自称为凤凰城的城市!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孩子上火
肾炎的早期症状
小孩咽喉肿痛
小孩脾胃虚弱用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