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岁女子从3楼跳下轻生男子伸双手将其抱

2019-05-15 00:13:25 来源: 日照信息港

39岁女子从3楼跳下轻生 男子伸双手将其抱怀里

精神恍惚下,39岁的江西女子许冬娇坐在十几米高的窗台上,随时打算纵身跳下。千钧一发之即,同样来自江西的诚叔用他壮实的身体提供了缓冲,许冬娇也因此逃脱噩运。这是5月21日下午在东莞寮步镇发生的惊险一幕。事后,两人先后被送往医院,许冬娇生命体征已经稳定,但精神上仍存在障碍,而诚叔则颈椎受伤,需要静养3个月。目前,警方正为诚叔申报见义勇为。事发经过中年女子坐在窗台欲轻生寮步镇下岭贝村兴盛南街是一条狭窄的城中村小巷,江西南昌人万先生在这里包下了9号出租屋,当起了二手房东。5月20日晚上9时30分许,一名中年女子来到这里住宿。住宿登记知道她是江西老乡,我老婆还特意上去和她聊天,没有什么异常。万先生说,没想到次日上午11时许,中年女子突然坐在3楼房间的窗台上,打算往下跳。当时她背朝着窗外,看着像是在乘凉,可是大半个身子都探出来了。发现不妥,万先生一边呼救,一边找来一床棉被,打算在楼下展开作缓冲。听到万先生的呼救声,街坊们纷纷赶来帮忙,季先生在旁打报警,茂名人魏精和江西人诚叔则帮着万先生拉起了棉被,随后众人开始劝说。你还有孩子和老母亲,要是你死了他们怎么办。但女子似乎无动于衷,且一句话都不说,无奈之下,3人只得拉着被子在楼下一直等候。三人拉被子施救一人受伤就在众人焦急等候警方到来之际,女子突然往后一仰,从10余米高的3楼窗口处坠下。万先生等人见状忙拉着被子往女子身下移动,但女子下坠过程中意外撞上了包裹着绝缘胶皮的高压电线,方向一下子改变了。千钧一发之刻,魏精和诚叔选择了放下棉被,伸出双手去承接。魏精首先接到了女子,女子的下坠之势稍稍减缓。她一下子砸在我头顶,接着我双手一沉,整个人就被压趴在地上了。诚叔说,自己倒地时,手肘在地面上擦伤了,所幸女子被他稳稳抱在怀里。随后,民警和救护车相继赶到现场,将女子送往附近医院抢救。探访救人诚叔需休养3个月昨日下午3时许,在寮步镇同济光华医院急救科见到了诚叔,身体壮实的他颈部套上了颈托护具,急救科赵医生介绍,他的颈部第六颈椎横突,伴有骨折。休养两三个月肯定是要的,不过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赵医生表示,由于女子是从10余米高跳下来的,加上地上是水泥地,如果不是诚叔的那一挡提供了缓冲,就算侥幸不死也是要重伤的。随后,在医院外二科病房见到了坠楼女子,该女子名叫许冬娇,今年39岁,来自江西赣州,是诚叔的老乡。刚从老家赶来的丈夫康先生说,感谢诚叔的英勇行为,救了我老婆一条命。据康先生介绍,妻子独自在外打工多年,事发前在寮步镇一家玩具厂打工。事发前一天她打给我,说要回江西老家,我就让亲戚来接她,谁知后来她关机再也联系不上了。康先生说,两口子关系不错,几乎每天都要通,此前并无异常,因此对妻子为何轻生,他到现在仍一头雾水。坠楼女子自称精神恍惚见到来,许冬娇睁开了眼睛。据她讲述,当天从厂里请假后,她来到东莞市汽车东站准备坐车回家,但怎么找都找不到车,也找不到路回去,因此她又回到寮步镇,可是又迷了路。恍惚间,许冬娇来到兴盛南街万先生的出租屋,打算休息一晚再走。第二天起来,我感觉到处的门都出不了,都被铁链锁了,就是那个窗口没锁。许冬娇说,当时她也听到楼下有人在叫她不要往下跳。我说没事的,外面就像平地一样,出去也不会受伤,跳下去很安全。说完这些,许冬娇又沉沉睡去。据主治医生介绍,许冬娇的腰椎第二、三、四节横突骨折,目前生命体征已基本稳定,但有一定的交流障碍。送院时我们初步检查,发现她精神上疑似有抑郁症等情况。孙主任说,建议家属为伤者做进一步的精神鉴定。警方回应女子因感情问题跳楼自杀将为救人者申报见义勇为昨日下午,听说诚叔缺少住院费用,许冬娇所在的玩具厂给他送来了3000元的慰问金,加上救人当天的1000元,厂方一共送来了4000元的慰问金。对诚叔的义举,厂方代表再次表示了感谢,并叮嘱他安心静养。昨日,从寮步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经调查,女子因感情问题跳楼自杀,在二手房东及群众救助下生还。目前,警方已经将二手房东王春诚的相关材料送到东莞市见义勇为基金会,为其申请相关奖励。至于其他参与施救者,寮步警方也在向上级部门请示,如符合条件也将为他们申报见义勇为。对话诚叔没得到老婆赞扬反而被责备今年52岁的诚叔全名叫王春诚,来自江西上饶的他来莞已有8年,目前在兴盛南街承包了出租楼当二手房东,每月收入在2000元左右。在街坊们的眼里,他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心人。不过,他自称这次见义勇为不仅没得到老婆的赞扬,反而被骂傻瓜。新快报:当天是怎么救人的?诚叔:一床被子,你拉一头,我拉一头。她一跳就在那个电线上弹了一下,然后就压到我。新快报:你当时没有上医院?诚叔:本来我是没什么的,但后来脖子越来越疼才来医院,痛了两天两夜不能睡了。昨天医生就叫我住院,我没有那么多钱,叫我交好几千块钱,我今天疼得真的受不了了,才上医院的。新快报:有考虑向对方家属要医疗费吗?诚叔:我们怎么还好意思向人家要呢,人家都气得要跳楼了,你讲是不是。他家里都穷得很,也是我老乡,我听他们说是赣州的,她也受了伤。新快报:以前有过见义勇为的经历吗?诚叔:以前在这边救过两次火,一次是在建房子的棚架着火了,一次是对面的理发店。我老婆也说我,你说大家街坊邻居的,都住在一起,不帮怎么行呢?大家都这样不管事,那这个社会还是什么社会呢?新快报:那这次家人对你的做法怎么说?诚叔:老婆骂我傻瓜,帮了人受伤了没人管。现在老婆生我气了,连也不接。但不帮忙怎么行呢?如果我不救,孩子可能就没有妈妈了。对话诚叔老婆昨天傍晚,拨通诚叔在老家的老婆兰姨的。新快报:诚叔说你不理解他,还不接他。兰姨:救人是好事,我怎么会说他呢,他救人后和我说人不舒服,我就让他去医院看看。我在家里忙着建房子,有时候听不到,他就跟小孩子一样的乱说呗。新快报:这次他救人受伤了,你担不担心?兰姨:担心啊,他这个人做事比较鲁莽,以前我就说过他好多次,帮人可以,但是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云南钢材价格
星力九代电玩城
水陆挖掘机租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