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情怨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50:13 来源: 日照信息港

顾师傅是国营东方农具厂的工人,他为人老实厚道。初中毕业那年,17岁的他通过在村里当书记的叔叔,一步跨入了这个人人羡慕的国营企业,从此端上了铁饭碗。  上班的前一天,父亲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儿子,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到了你这一辈份上,终于离开了这块穷土地,端起了国家的铁饭碗,你可要好好工作,好好珍惜呀。”  “爹,我一定会好好干。”  顾师傅没有食言,自从他进了农具厂,就刻苦钻研起他的木工雕刻技术。工作二十多年来,年年都是稳笃笃的“先进个人”。家里的奖状贴满了墙壁,这是他一生的骄傲。  八年前,他这个班组又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叫冯成军,是从外地来这里打工的。此人自有一手精湛的木雕手艺,而且人也生得精明而帅气。他和顾师傅分在同一个车间,两人一见如故。顾师傅比冯成军年长几岁,所以冯成军都叫他顾大哥。他俩在技术上相互学习,在生活上相互帮助。  他俩是铁哥儿们,也是要好的朋友。他们无话不淡,虽然不是亲兄弟,可比亲兄弟还亲,这是铁的事实,也是全厂上上下下人人皆知的事实。为此,厂长在会议上一次次表扬他们团结互助的精神,要求全厂职工以他们为榜样,向他们学习。    冯成军是外地人,当顾师傅知道他因妻子生病,花光了家中的所有积蓄也没能挽回身患绝症的妻子生命时,他这个当哥感叹唏嘘,从此,特别照顾这位外来的兄弟。星期天,节假日顾师傅都会把他请到家里来玩玩,让老婆炒两个菜,兄弟俩喝几杯,聊聊家常。冯成军虽然不太能喝酒,但为了让哥高兴,他还是勉强地陪哥喝上一两杯。单身汉的冯成军从心底感激顾大哥。时间长了。冯成军也会自已买点菜来,请哥嫂吃上一顿。冯成军是个闲不住的人,每次来了不是帮着嫂子拣菜,就是洗碗,扫地抹桌子,样样都做。  顾师傅的老婆叫桂兰,比丈夫小五岁。在服装厂上班,工作也比较累。有时候冯成军对她说:“嫂子,你天天上班,有时晚上还要加班,太累了。你就歇着吧,这点活我一个人就做好了。”渐渐的桂兰觉得冯成军不仅人长得帅气,而且还很会体贴人。慢慢地桂兰喜欢上冯成军,可是冯成军从来都没往那方面想过……  ??  突然厂里的人风传:工厂要破产了,要体制改革了,事实上就是被私人老板收购,工人买断工龄当雇佣工,年龄偏大的将要“下岗!顾师傅听说后,整天忧心忡忡,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单位,一下子他还真的舍不得离开,想想自己的年龄已大,可能是不走也得走……  一天早上,老厂长突然来到他的车间。望着顾师傅黑汗流淌的疲惫样子,老厂长一阵酸楚歉疚,沉缓的对他说:“顾师傅,从明天起,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一会儿老厂长又低着头说:“我这个厂长也做到头了。这些年我对你关心不够,欠你的人情债太多了。这是我一次行使厂长权力,给你批了一点生活补助费,你去会计处领吧。”  顾师傅颤抖地接过那张薄薄的纸条,心像撕裂一样疼痛。当他刚想和厂长说点什么时,只见老厂长噙着两眼泪花走了……  顾师傅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工厂怎么能说倒就倒了呢?他回家后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他的兄弟冯成军。唉,真的老了,只顾自己了,工厂倒了我还有个家回,兄弟怎么办?我得赶紧去看看他。  就在他刚要出门时,冯成军来到他的家。进门便说:“顾大哥,新厂长说:雕刻工只留一个人,结果他把我留下了。是我对不起你。”  “兄弟,快别这样说,留下你是对的。”  “不!大哥,我去找厂长说,让你回去,还是我走吧……”顾师傅一把拉住冯成军对他说:“兄弟,能留下一个人不是很好吗?你的雕刻技术比我好,你年轻家又不在这里,好好干吧,找一份工作容易吗?哥怎么会怪你呢!”  ??  第二天一早,顾师傅就开始在外面找工作。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可是总是没有着落。一晃就是几个月,他终于心灰意冷,整天喝酒解愁。有一天晚上,他喝多了,当他摇摇晃晃往家赶的时候,一辆汽车将他撞倒在车轮下。所幸的是生命保住了,不幸的是他成了终身瘫痪,再也站不起来了……  从此顾师傅的性格变了,变成一个“暴君”。整天躺在床上骂人,骂老婆,他的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要人帮忙,桂兰抱不动他,他就咬牙切齿地骂她。桂兰整天以泪洗面。这时的冯成军每天下班都来陪他,陪他说话,逗他开心,帮他擦洗,帮他按摩,有时候,就陪他躺在一张床上睡觉。就这样日复一日,顾师傅只有看到冯成军的时候,脸上才能有点笑容。  ??  有一天晚上,冯成军用热水替顾师傅擦洗身子,擦好后帮他把衣服穿好,安顿好顾师傅,自己便来到厨房也想洗一把热水澡。当他推开厨房门,他惊呆了,桂兰一丝不挂地站在澡盆前。他的心一阵狂跳,他刚要转身出去时,桂兰却从背后一把抱着他说:“成军,我喜欢你,我不是一个坏女人。”  “嫂子,不……”  “成军,我是在等你。你摸摸我的心跳。”桂兰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  冯成军无意中接触到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全身像触电一样一阵颤栗,感到欲火难忍……  他低着头对桂兰说:“桂兰,顾大哥是我的兄弟,虽然不是亲兄弟,可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桂兰含着眼泪对他说:“成军,这个日子我过够了,不是我想背叛他,是他不让我过安心的日子呀……”桂兰在他的怀里痛苦的抽泣着。  “桂兰,病人的脾气就是暴,过一阵子大哥会好的。”  “成军,你亲亲我好吗?”  “这……”  “亲亲我,我爱你……”成军抱着怀里哭成泪人的嫂子,低下头亲了她一下。  “成军,我需要你。”  “桂兰,我们不能!不能啊。”  桂兰抱着他说:“我们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只要你不说,我也不说,他不会知道的。再说他现在这个样子,什么事也不能做,整天就会骂人,你就忍心让我守一辈子活寡吗?”  桂兰说着在冯成军的脸上狂吻起来,一面喃喃的对他说:“成军,你抱紧我……抱紧我……”  冯成军真想一把推开桂兰,赶快离开她。可是他却紧紧的抱着她,双脚却像生了根似的一步也挪不动……他真的可怜怀里这个可爱的女人。  当冯成军和桂兰一起滚到厨房那张小床上时,桂兰说:“成军,你听着,从今往后没有人能拦住我们,任何人也拦不住的,我要和你在一起!”  冯成军望着眼前这个全身充满欲火的女人。他的热血开始然烧,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从他的丹田升起,热血上涌。一种男人特有的冲动使他猛然一下子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  冯成军微微地闭上双眼。他不想说话,他后悔极了,他觉得自已对不起顾大哥。可人有时候就是奇怪,他越是后悔,越是忘不了和桂兰交融时令他欲死欲仙的快感。桂兰那迷人的身影老是晃动在他的眼前,让他六神无主……  激情过后,冯成军与桂兰商议:  “桂兰,我们不能丢下大哥不管……”  “那你说怎么办?”  “如果大哥同意我和你结婚,我情愿一辈子养着他,他毕竟是我大哥,他对我太好了……”  “可是怎么对他说这件事呢?”  “我想,等他哪天情绪好些,我来探探他的口气。”  “这样也好。”  冯成军想,他这样做也算是对得起他的顾大哥的了。  可是在顾师傅家里,冯成军一直找不到谈这件事的机会。    在顾师傅面前,冯成军有一种犯罪感。可每当他看到桂兰时,他仍然抑制不住自已的冲动。还是情不自禁的想去抚摸她,去亲吻她。他彻底的迷恋上桂兰那富有弹性的身体。在桂兰家中,厨房成了他们谈情做爱的天地,有时候锅里还在呼呼的冒着热气,他们就已经紧紧的相融在一起……  冯成军知道自已完了,彻底的完了。他离不开桂兰,和桂兰在一起总有一种特殊的快乐……  ??  那天下班后,冯成军又来到顾师傅家里。顾师傅笑着对他说:“兄弟,你来得正好,今天我高兴,你提前帮哥洗洗身子,帮我把厂里发的那套工作服换上。”  “哥,工作服太硬了,你躺在床上穿它不舒服。”  “给我穿上吧,我已经几年没穿了,特想穿上看看。”  “行,那我帮你洗完澡换上。”  “桂兰,你去厨房炒几菜来,今晚我要陪兄弟喝几杯。”顾师傅对老婆说。  “喝!喝什么呀?你就知道灌猫尿!”桂兰的眼睛似乎有点红肿。冯成军当时也没在意。但他心头一动,看来今天大哥的情绪还可以,我不如乘机试试看……  “他娘的,我现在是个废人,除了喝酒这点小乐趣。别的我还能做什么……”顾师傅大叫起来。冯成军瞥见,顾师傅狠狠地瞪了桂兰一眼,心头不禁一怔。  其实,冯成军也不想喝酒,他知道桂兰不喜欢有酒味的他。可是顾师傅非要喝,桂兰也只好到厨房去炒菜了。  “哥,那我去帮帮嫂子吧。”  顾师傅却拉着冯成军的手,让他坐在自已的床边上。  顾师傅的脸上充满了无奈和悲伤。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冯成军说:“兄弟啊,人活到这种份上,真他妈的活着不如死了好……像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冯成军一把紧紧的握住顾师傅的手对他说:“顾大哥,你今天怎么了?你不应该说这种话。你有什么心思跟兄弟说说好吗?人活着总比死了强吧?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好死不如懒活着’吗?”  顾师傅拍着冯成军的肩膀说:“我们哥俩是有缘的兄弟。自从我瘫在床上以后,只有你每天都抽空来看我陪我帮我。就是亲兄弟又能怎样……”  ??  冯成军感到内疚化作的心痛向他袭来,让他羞愧难当。他溢满了两眶泪水,内疚地对顾师傅说:“顾大哥,我……大哥……我不是好人……不是好人哪……我是天底下坏坏的坏人……大哥……我想……我想……”他想把自己和桂兰商议的想法说出来,然而,他嗫嚅着,始终说不出口。  顾师傅替他擦了一把满脸的泪水对他说:“兄弟,要说坏人还是我坏。不说了……今天晚上我们兄弟俩一醉方休……”  “顾大哥,我看出来了。你有心思,你的心里不痛快。如果是兄弟做错什么了。兄弟向大哥赔不是……不过,我想,是不是这样……”  “兄弟呀,其实也没有什么。人的一生苦难太多,不管你一生富贵也好,贫穷也罢。都会有生老病死的磨难……我在想啊……人这一辈子究竟能得到什么?失去什么?都是命中注定的……人不相信命不行呀。命这玩意看不到也摸不着,可是它能让你时时感到,如影随形啊……”  “……”冯成军静静地听着,不知说什好。  “成军兄弟,你说: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伤痛?那么多的不愉快和忧伤?那么多的烦恼呢?”  “……”冯成军仍然无言。  酒菜摆上桌子。顾师傅给冯成军倒了满满一杯酒,又给自已倒满一杯。他端起杯子大声对冯成军说:“来吧,兄弟,为我们的缘份干杯……干!”说着他一仰脖子,一杯酒下肚了。  冯成军端起酒杯,看了一眼桂兰,对顾师傅说:“大哥,谢谢你……干!”说着他也想一饮而尽,然而他的酒量小,只喝了一半,他突然感到今天这酒味道怎么这样苦?他无奈地放下了杯子,刚想对顾大哥道一声歉。  ??  顾师傅却拉着他的手说:“兄弟,哥对不住你了。哥在酒里下了毒,这毒本来只是为我自已准备的,可是谁让我们有缘呢……你和……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却永远的倒下了。  “哥……”冯成军一把抱起顾师傅,大声对桂兰说:“快请人打电话叫救护车送哥去医院。哥,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你救回来……”此时的冯成军心里十分难受,但他还有些明白,可他刚挣扎了一下,也重重的倒了下去……  桂兰惨叫一声……嚎啕大哭……那哭声里充满了凄惨与悲凉……她望望冯成军的酒杯,里面还有小半杯酒,她端起酒杯,刚想一口喝下,却惊奇地发现,冯成军还有一点气息……  远处传来救护车的铃声,那凄厉的声响穿破夜空由远而近……    (林儿,2009年9月13日) 共 45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输卵管阻塞很严重,这些表现症状你应该了解
哈尔滨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