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剐蹭车主猝死 肇事者该担何责

2019-12-05 07:16:10 来源: 日照信息港

2018年6月22日下午6时许,郑州市民李某下班后开车回家,行驶至郑州市龙湖中环路与九如路交叉口时遇上红灯。等红灯时,李某在没有确认后方有无车辆的情况下打了方向,结果与后方正常驶来的王某驾驶的轿车发生剐蹭。王某在事故发生后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认定李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王某无事故责任。在事故发生后,原、被告双方对本起交通事故的赔偿事宜未达成一致意见,遂诉至法院。

2018年11月20日,郑州高新区法院对该起因为轻微剐蹭导致猝死的交通事故做出一审判决,肇事车主及其投保的保险公司赔偿原告各项费用一共94 081.48元。被告李某赔偿原告6 081.48元,被告保险公司赔偿原告 10000元。李某和保险公司均表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法律评析

这起案件经报道后,由于是轻微交通事故发生后引起的猝死,具有一定特殊性,肇事方是否应该承担对死者的全部赔偿责任引起了广泛讨论。笔者认为,肇事方应该对死者家属予以赔偿,但不应该承担全部责任。

交通事故的发生和死者死亡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为:行为人有侵害他人权利或者合法利益的加害行为,他人财产或者人身权益所遭受的损害,行为人的行为与他人的人身或者财产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行为人的行为具有过错。此四个要件互为必要条件,欠缺任何一个要件都会导致一般侵权责任的不构成。

在本案中,死者虽然在交通事故发生后死亡,但因果关系不只是两个行为在时间上先后发生,而是引起和被引起的关系。由于在本案中相关部门对死者并没有做尸检,其直接的死亡原因不能确认,但这个举证责任在于原告,在原告举证不能的情况下,就不能推定交通事故和死者的死亡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并且,双方之间发生的只是轻微的剐蹭事故,按照这样的碰撞力度并不足以导致死者受伤死亡。综合死者的病历可以看出,死者系心脏疾病发作引发猝死。该案实际存在多因一果的情形,对于死者的猝死,交通事故是其死亡的一个诱因,也就是说交通事故的发生对死者的猝死起到的作用是间接、次要的,疾病才是其死亡的直接、主要的原因。因此,肇事方对死者家属应该进行赔偿,但不是全部赔偿,具体比例法官可以综合双方的证据自由裁量。

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不能作为认定肇事方赔偿责任的证据

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可以认定事故发生时各方的过错大小,在一般的交通事故案件中也可以作为认定赔偿份额的依据。但交通事故认定书只是交警部门出具的对于交通违法行为作出的行政性质的认定,不能作为认定民事责任大小的依据。

本案发生的仅是轻微剐蹭的交通事故,死者在交通事故中并没有受伤,其死亡是由于自身疾病直接导致的,从这一点上看,死者的死亡带有一定的偶然性,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意外。在由多个原因引发的死亡案件中,应综合各个原因的大小确定各自责任的大小,而不能将事故认定书作为责任大小的证据。

本案是多因一果,应按一般侵权来处理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是侵权责任的特殊表现形式,对于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一般都是依据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确定双方过错的大小,法院在审理中再依据各方使用交通工具的具体情况,在当事人之间确定各自承担的具体责任。本案虽然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出现一方当事人的死亡,但并不是交通事故直接导致死者受伤引起的死亡,而是当事人由于疾病发作引发猝死。

在交通事故和自身疾病的结合下导致的一方当事人死亡,是多因一果,不应该按照交通事故这样的特殊侵权责任来处理,而应该按照一般的侵权责任来处理。如果按照一般侵权处理,就不能依据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划分的责任来确定肇事方赔偿责任的大小,而应该由法院根据案件的现有证据确定双方责任的大小,确定赔偿的比例。

综上所述,本案是多个因素作用下导致的死者死亡,是多因一果,法院应该在交通事故认定书划分责任的基础上,考虑死者自身的原因,对于案件的责任做出合理的划分。

(作者单位:河南良承律师事务所)

西江医院夏军燕
襄汾县人民医院
新乡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遵义的治疗癒痫病医院
昆明哪个妇科医院做妇科检查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