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浪里诗瓢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20:25 来源: 日照信息港

土匪一时错思念,走入岐途悔后迟。  且说赵大嫂奔到堂前,愤怒地高声大呼:“李方清这个黑心大匪徒,他害得我家破人亡,我就是被他害的死又重生!”  砂墩村的乡亲们,见到了死又回生的赵大嫂出现在大堂上,一时悲喜交集,群情振怒,更是千拳同举,万掌齐下,打得李方清猪声叫苦。  唐求急忙起身走下堂来,用身体护住匪首:“乡亲们不要打了,让我把这匪首的罪恶一一审明,定给乡亲父老一个满意的处置。”  乡亲们听了唐求的话都收手道:“我们听大人的。”  “好,好好!大家退回原地坐下,大嫂你也和亲人一同坐下,听我一一审问。”唐求步上公堂坐了。  “这顽匪决不能宽恕!”顾先秦向唐求说出自已的心意。  唐求点点头,向李方清说道:“李匪方清,你已知道罪大恶极的后果了么?”  李方清垂下头,落泪无语了。  唐求道;“若不判你死刑,不足以平民愤,收入死囚牢!择日行刑。”  李方清这条汉子,初上公堂就蛮骂一通,本想出口愤恨贪官的恶气,以获得民众的支持而破坏公堂审案,谁知话一出口,就遭到民愤的惩罚,要不是唐求出面,定被打死在公堂之上,此刻一听唐大人怒说‘行刑’二字,即刻面如土色,浑身颤抖,一切希望全都完了,只好俯首哀求道:“大人我有冤屈呀!”  唐求怒道:“到阎王殿前去诉吧,押下去!”  双雄用力架起李方清,哗啦啦的拖下公堂。  跪在堂上的四个土匪,骇得大汗淋漓,魂飞魄散。  唐求用力一拍惊堂木,大声说道:“下跪的四个土匪听着,把你们为匪的罪恶祥细说来,本官将一一祥情公断。”  四个匪徒不敢撒谎,都一一交待了犯罪事实,唐求三推六问,又有乡亲父老作证,四个匪徒都是逼迫协从,并由父母和乡里保释回家,洗手自新为民。  唐求审完此案,即刻当众宣判!  判书云;  惯匪李不通:抢杀贫民,夺人之妻,逼少女为妾,恶贯满盈,今虽畏罪潜逃,本县将画象悬赏五十两白银通缉捉拿归案,知情不报者与匪首同罪!  另四位逼迫协从者,虽犯小罪在身,念其常能知罪求改,均由父母邻里保释回家,以观后效,若重蹈覆辙,定斩不问。  此外在逃之所有大小匪徒,从即日起速来本正堂投案自首,洗手自新,不得再从事土匪,安心为民,本官既往不咎!争取与民同享天伦之乐!如果痴迷不悟,捣破匪巢之日,必生檎斩首示众。  赵班之家,被土匪破产,其妻赵宿氏,遭一年惨无人道之折磨,身体与精神均受严重催残,本正堂所查缴匪窝之赃物,除耕牛布匹等失主可认领外,其余钱粮无可认领之物,全作补偿赵家损失。  明日本官命人护送赵宿氏和小女巧秀回家团聚。  此判:青城县正堂  唐求命人将判书四处张贴,力求家喻户晓。  唐求当即宣判完毕,公堂下暴发出动地的掌声!这桩公正的审判,博得全县人民的欢呼。  张剑杨燕双雄和众衙役,历经了一天一夜的劳累,都感疲倦而入室安寝了,唯唐求还在书房中笔写《三台基案判》:  李方清,少年博学孔孟之书,也悟孔孟之道,儒冠未入黉门而妒忌于世。因而立之年而不立!决非岐途也。策匪业于险山,谋抢刼而祸于民,是恶劳而好逸之举?仅然铤而走险……  唐求写到此,许多疑问涌上心头,他把笔扔在桌上,怅然步出书房,此时月明星稀,一派白晃晃的月光,洒在茂茸的草地上,令人顿生寒意。  “师哥,夜深人静了,回房安息吧。”虽然已成夫妻,菲芝还是仍然这样呼喊,唐求也很乐意,倍感比叫夫君还要亲密。  “唉!何无睡意尔?”唐求转眼望着,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身边的菲芝说;“今日在公堂上一案,使我心生疑问,罪犯李方清,一介书生,还是个秀才书底,满腹孔孟之道,然何要去入伙为匪,难道他的身事,也是与罗书一样的遭遇,是被逼迫入伙?可罗书却是万死不从,而这李方清多次不择手段,为李不通出谋划策,劫财害命,民愤极大,而他在公堂上的特别表现:是痛恶贪官污吏,又不是瓦冈寨那样打富济贫,替天行道,却是专门抢劫贫民百姓,这是为何?”  菲芝说:“劳累了一天一夜,也当安眠休息了,再有天大的事,也当在天明后再去祥审。”  “不,我必须去牢中审个明白。”说完跨步就走。  菲芝见师哥不顾安危,直向牢房走去,生怕死刑犯破沙锅破摔,妄图伤害师哥,忙去叫叶剑飞赶快去帮助唐求提审李方清。  唐求走到牢房前,叫看守牢房的狱子开了牢门要审案犯。  李方清一见唐求走近身来,便道:“既为死囚,官民都容我不得,我李方清已无话可说了,大丈夫敢作敢当,一死以解我胸中之苦。大人不必多问,回房安寝吧,也让罪民在临刑前想想今生之过,设计来生之路吧!”说罢侧身便睡,不再开口说话了。  叶剑飞说:“他无心说话,也问不出什么话来,明日再问吧。”  此时的李方清,与上午公堂上的李方清,真是判若两人,使唐求明了此时此刻重犯的心里在想什么,便点头道:“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人,何妨让他思索一夜。”  叶剑飞嘱付看牢门的狱子不可大意。  唐求走过厅廊,望一眼偏西的明月,确实深感一身酸痛无力,神疲力尽了。叶剑飞忙搀着唐求向宿舍走去。  等候在门前的菲芝,一见师哥被搀着归来,急忙上前惊惶道:“怎么啦?”  “太疲倦了。”叶剑飞说。  菲芝搀着师哥走近房中心痛道:“你也当保重身体嘛!”说着滴下几颗晶莹的泪花。  唐求无力地依偎着师妹,喃喃呓语不清。  唐求被安放在床上,就朦胧入睡了,更不知菲芝为他解衣脱鞋,垫枕铺被,精心地侍候他温馨入睡。待到第二天清晨起床,菲芝刚好打来一盆热水帮助梳洗。  唐求突觉心痛地说:“师妹,我难为你了,我为未尽到丈夫的责任,而深感内疚。”  “师哥,我愿为你而努力付出。”  “师妹,”唐求话未说完,一衙役就急步走来,说:公堂上有人击鼓喊冤。  唐求一听心中作急,慌忙穿戴好官袍御带,急急告别菲芝就去公堂了。  菲芝望着师哥急忙走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心想:难道他就这样一辈子都忙得不可开交,忙得难顾身体了么?一阵阵心痛涌上眉梢。  一阵堂威呼喊,唐求上坐公堂,抬眼一看,堂下跪着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双双伏地哀求哭泣。  唐求急忙走下堂来扶起二位老人说:“起来,有什么寃屈慢慢讲出来,本正堂为你公断。”  “大人,饶恕我儿吧!他是冤枉的。”  “你儿是哪一个,他身犯何罪,现在何处,本正堂一槪不知。”  “大人,我儿就是李方清,他是误入歧途,受匪人利用,是冤枉的呀。”  “大人,饶恕不得,民妇的公婆就是被他亲手杀害,我也是被他抓上山去献给匪首李通的。”  “哦!”唐求抬头一看,是昨日救出猪洞的赵大嫂跪在堂前,哭诉自已的深仇大恨。  “大人,李方清在沙墩村血债累累,杀了他也难平民愤。”一阵呼声后,堂前跪了无数的村民。  唐求见跪在堂前的男女老少,都是在沙墩子上,席地同坐,畅叙修沟引水的村民,他还清楚记得,当自已急问赵班的下落时,他们都谈虎色变地低下头不敢言。如今抓了真凶,消灭了罪魁祸首,村中有望太平,担惊受怕的村民,怎能同意放虎归山,重布恶云。  “原来李方清他,竟然是个十恶不赦的原凶。”唐求振怒道:“养不教父之过,还有什么脸面来求宽恕!把李方清押上堂来。”  叶氏双雄押来匪徒李方清。  李方清来到公堂,一见满堂皆是受害人的愤怒目光,又想起昨日被打的情境,浑身的“雄威”顿然消失!急忙双膝跪下叩头道:“小人罪中思过,方明往日逆行之非!今日无颜乞求宽恕,只望来生重做新人。”  唐求问道:“往日是如何逆行之非的,从实讲来。”  “大人啦!”李方清声泪俱下地说:“十载寒窗只想黉门初试,谁知满腹经纶,不如财主的几两白银,穷汉只能名落孙山,饮恨而归。”说到此李方清心想,虽然罪孽深重难恕,但还是要说出本来的起因与后果,也能表明亊出有因,皆为形势所迫,是不得已而为之。  李方清亦泣亦怨地叙诉他胸怀有志,也曾想自已学有所成,定要拯救于民,谁知认钱不认才的狗官,把一个初试锋芒的学子,一棒子打死在摇篮,激起他对财主,对贪官的无比痛恨,恨不得杀尽所有财主和贪官而平胸中之气。可是对一个胸怀谋略,而又手无缚鸡之力的学子来说,只是心高气傲,却又无能力去完成心想的大事,他苦闷很久,想来想去,想到匪首李通,率众占山为王,在青城县内还算得一个,能动地山摇的人物,不如投靠于他,借助他的力量以平胸中之气。  谁知李通这小子贪图钱财,不听劝导,抢劫杀人无恶不作,使李方清在匪巢中很难自拔。本来李方清是个非常好胜且又自信的学子,怎受得匪巢中的窝囊气,要想为首称霸,只有亲自出马率众抢劫,积累更多银钱,方能获得众匪徒的拥护,到那时钱权在手,就尤不得你李通不听引导了。他为了实现自已的所谓理想和奋斗,不择手段地大打出手,开初由于自已势单力薄,没几个匪徒追随,只好向沙墩村胆小怕亊的贫民下手,半月之间就抢劫几十户人家,杀死七八条人命,闹得全村风声鹤唳,入夜就家家弃户逃避,村中财物随意而取,虽然获得一点钱粮和破旧衣物,还是获得不到匪首的钦佩,为了获得匪首的信赖,他又想到绑架民妇献与匪首为妻,才有赵班一家人的悲惨遭遇,虽然赵大嫂临死不从,但李方清终于取得了匪首信任而委以管事之职。  唐求听完李方淸的叙说,心中完全明白地说:“为一事一时之气愤,不分善恶执意入伙匪巢,兹生称霸一方之念,并非误入岐途,实是有意而为之罪,其罪十恶不赦!”  李方清叩头道:“罪民公堂受教,茅塞顿开,君子之气乾坤扭转,小人之气害已害人!今服罪公堂无言可辩,求来生重作新人,临别之前,罪民还有一事告知大人。”  “讲!”  “大人,李不通去灵牌山,找他把兄方通,帮忙报杀兄之仇,不可不防。”  唐求微微一笑“本县早以深沟高垒,何畏区区土匪。”  李方清心情紧张地叩头道:“方通是青城众匪首的总舵爷,他身怀绝技,履壁如踏平地,善用三尺钢刀,挑杀人于十步之外,还贯用飞针毒杀百步外的飞禽走兽。他总揽青城六个分舵,每个分舵月月交纳贡奉,就可享受他的武力保护,三台基是大分舵,贡奉较多,李通之死使他失去了贡奉,他怎能听得李不通的申报和挑拨,所以他定要下山,寻机进行报复。”  正是:  怒时冲气不思省,  走上绝路悔回头!  满身血迹民愤重,  法理难容世难留。 共 390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泌尿系结石0.8要手术治疗吗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