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县夫人秘审害夫案

2019-04-08 12:34:52 来源: 日照信息港

清亁隆年间,直隶林榆县柳河湾有一户姓高的人家,小伙子名叫高旺,半年前娶了媳妇。新媳妇是二十里外莫家庄的姑娘,名叫莫秀英。春耕前,莫秀英去住娘家,一住就是七八天,这天高旺赶着毛驴去接媳妇,在岳丈家吃过午饭后,小两口便上路了。莫秀英骑在毛驴背上,高旺跟在后面,一路上小两口说说笑笑,欢欢乐乐。走过几道山湾,过了几个村庄就到家了。莫秀英向公婆问了安,然后便下厨房做饭。晚饭后,新婚小别的小夫妻就进了西屋里早早地睡了。

半夜时分,东屋里高旺父母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呜呜哇哇的哭声惊醒了。仔细一听,原来是西屋里儿媳妇在哭!老两口挺纳闷,昨天从娘家回来小两口还有说有笑的,怎么深更半夜的打起架来了肠道水疗机
?老婆婆不放心,便穿好衣服进了西屋。屋里还点着灯,儿媳妇见了老婆婆,猛地扑进老婆婆的怀里呜呜咽咽地说:娘,高旺他、他死了老婆婆一听惊得魂儿都飞了!急忙掀开儿子的被子,伸手往儿子的嘴边果然儿子己经断了气息!老婆婆立刻大声嚎啕起来,高老汉听见老伴的哭声也穿好衣服匆匆地跑了过来,一见这情景就昏过去了!不顾死的先顾活的,婆媳俩好一阵呼叫才把高老汉唤醒。高老汉又哭得呼天喊地死去活来,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横祸呀!儿子体壮如牛,没病没灾的怎么半夜里说死就死了?高老汉越想越觉得儿子死得不明不白,心中就犯了猜疑屋里除了儿子儿媳妇没有别人,分明是儿媳妇嫌夫害夫暗下了毒手于是,第二天便一张状纸告到了县衙星力手机捕鱼游戏

林榆县知县吴成看了高老汉的状纸后,便命衙役将莫秀英带至县衙,当即升堂审问,要莫秀英如实交待为何夜间害死亲夫。

莫秀英跪在大堂上悲痛万分,叩头哭诉道:民女生在世代为农的本分之家,况且民女与高旺成亲后相亲相爱,情投意合,岂能做那伤天害理之事水培种植槽

吴知县道:那高旺一个无病无灾的壮汉竟在半夜三更死于非命,屋中只有你夫妻二人,非你所害难道是他人所为么?

莫秀英泣不成声地回道:民女实实未曾谋害亲夫,还望青天大老爷明察

吴知县冷笑道:你这小刁妇还敢嘴硬抵赖,自古谋害亲夫十之八九出自奸情,定是你与奸夫合谋害死高旺无疑,看来不让你吃些皮肉之苦是不肯招认的。来人,动刑!

两边的衙役应声而上,正要动手对莫秀英施刑,忽听屏风后面一个女人声音喊道:且慢动手!众衙役们一看原来是吴知县的夫人韩氏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韩夫走至吴知县面前说:老爷,妾身在屏风后面己窥出这女犯的一些疑窦,请老爷将这女犯交与妾身堂下审问一番,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这位韩氏夫人可不是等闲女子,自幼熟读五经四书,博览古今又精通律法,曾经协助吴知县审理了不少棘手的案件,堪称一位贤内助,深得吴知县的敬重。今日吴知县审问莫秀英谋害亲夫一案,韩夫人便像以往知县审理重案一样又隐在屏风后面静听审问。韩夫人在屏风后窥见跪在大堂上的莫秀英哭得悲痛欲绝,毫无伪装故作之态,觉得这个农家少妇绝不像是淫荡女子。吴知县要动刑拷打,这等人命关天的重案,倘若少妇受刑不过屈打成招岂不是草菅人命?于是便走至大堂将衙役们拦住。

吴知县深知夫人明察事理,一向做事谨慎。既然夫人要出面审讯女犯,必然胸有成竹。于是便应道:就依夫人。

莫秀英被带至后堂,韩夫人把衙役打发走,身边只留下两个侍女。莫秀英跪在韩夫人面前哀泣不止,韩夫人道:莫秀英,听你在公堂上言道你与丈夫高旺情同鱼水本是恩爱夫妻,绝不会害死高旺。再说,即使你真的想谋害高旺,你一个女子想杀害他也未必那么容易。那高旺睡得再沉也会挣扎一番,为什么东屋里的公婆连一点动静都未听到?内中详情只有你知道。我劝你尽管把实情讲出来,本夫人一定给你做主

莫秀英羞怯地低下头只是啼哭,却什么也不肯说。

韩夫人心中暗想:从高旺的死亡时间上看,也不过是从岳丈家接媳妇回家的路上和半个晚上。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高旺毙命呢?这等性命攸关的事莫秀英又为什么缄口不语呢?看来其中定有隐情。韩夫人觉得要解开这个谜只有让莫秀英开口。于是,便耐心地开导莫秀英说:常言说国法无情,你不肯道出实情,就要给高旺抵命。你年纪轻轻不明不白地死去又落下谋害亲夫之名,死后还要遭万人唾骂,叫你的父母怎样在世上做人?

韩夫人的一席话,一下子触到莫秀英的心坎上,莫秀英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夫人,这件事,实在难于启齿啊

韩夫人说: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莫秀英沉默一阵后,吞吞吐吐地说:白天,我和高旺从娘家回来,在半路上看见

韩夫人说:看见什么了?你就如实说吧!

莫秀英羞羞答答地说:看见了一头公驴在追一头母驴

一头公驴追一头母驴? 聪明的韩夫人啊了一声道,是不是一头发情的母驴?

是的,那公驴追上母驴后就跳到母驴的背上,那母又是蹦又是跳地尥蹶子

韩夫人说:莫秀英,你不用往下讲了,我全明白了这就是导致你丈夫高旺死亡的原因,对不对?

莫秀英满脸羞红地点了点头。

韩夫人安慰莫秀英说:此事尽管放心,本夫人一定为你辨明冤情。韩夫人说罢便命人将莫秀英带进女牢暂押,然后便去前厅见吴知县,如此这般禀告说高旺一案已经审明

吴知县听罢哈哈大笑道:夫人莫来取笑,那高旺和妻子莫秀英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公驴与母驴交媾与此命案何关?

韩夫人道:老爷,你好生糊涂啊!你想想,那高旺与莫秀英一对年轻的小夫妻正在轻薄好耍的年龄,路上见了那驴子交媾,回到家里夜间行房事时一时欢乐兴起便学起那驴子交媾的样子那莫秀英学那母驴尥蹶儿误踢到高旺的致命之处,这就是这桩命案的实情

吴知县听了恍然大悟:啊!如此说来那高旺乃误伤致死,多亏夫人细心,不然就要屈斩莫秀英了

吴知县当即带领仵作和众衙役前往柳河湾验尸。经过仵作仔细检验,果然那高旺的命根处肿胀得如同大紫茄子一般高旺的死因真相大白,高旺的父母亦无话可说,便将儿子安葬了。吴知县回县衙后,立即将莫秀英释放回家,莫家老夫妇感激得痛哭流涕。这桩奇案审理结果传开后,百姓们莫不敬佩韩夫人的聪明才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