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梦倾世红颜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37:30 来源: 日照信息港

一  紫禁城之巅,云少天静坐在精致的琉璃瓦上,嘴里叼着根青草,望着湛蓝而深邃的苍穹,发起了呆。  月,很团圆,高高地悬挂着,柔和的清辉洒在他修长的身躯上,表面平静的他内心却波涛汹涌,脸色逐渐浮现一丝愁容。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有余,他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知怎么,本来一身才学的他在歌厅里唱着那首他喜欢的《双飞》,突然歌厅起火,接着一声爆炸,没来得及逃跑的他就恍恍惚惚被炸到了这里来。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穿越,他同时拥有两世人的记忆。被附身的人是一个木讷,长相却非常帅气的男子,这男子身份特殊,是征西兵马大元帅,一身高超武艺,让新来乍到的他内心狂喜。  这个朝代叫夏国,历史上从未出现的朝代,不过与大多朝代一样,有着外患,西域的金国虎视眈眈地盯着这块中原肥肉,恨不得马上挥兵南下,但有着像云少天这样的骁将在,再加上金国对夏国的兵力多寡并不太了解,所以暂时按兵不动。  夏国文风很重,一向强调孔孟的儒家之道,在京城的各大酒楼、勾栏、饭馆,甚至街头巷尾都能见到摇头吟哦的文人。对此云少天暗自摇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强大的武力做为后盾,再怎么繁荣亦会成为昨日黄花。  夜,并不深,夏国的夜生活比较丰富,因为没像其他朝代一样,进行宵禁,所以老百姓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夜晚带来的喜悦。远远看去,京城灯火辉煌,错落有致、鳞次栉比的屋宇散发着古色古香的韵味,喧哗笑闹声一波一波地散播在空气中,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云少天不知怎么就有些伤感,这并不是他的性格,大概是附身这躯壳人的本来性格吧。  云家,世代忠良,祖祖辈辈为夏国而战,为荣耀而战,想起父亲临死前的嘱托,他的眼睛忍不住湿润了。  一生戎马,半世飘零,父亲用自己磊落的一生证明自己的忠心,耳边的那句话依旧回响着。  “天儿,为父一生光明磊落,仰俯无愧,受命于圣上,穷尽毕生,纵使肝脑涂地也不让金国的鞑子进入中原,如今大限将近,儿啊,切记,云家只有战死的魂,没有屈辱的人!”  云少天记忆翻滚,虽然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但记忆中那铮铮铁骨的硬汉彻底征服了他,或者说从这一刻,他真正属于这个世界,是夏国真正的云少天!  “父亲放心,孩儿一定谨记您的谆谆教诲,生是夏国人,死亦夏国魂!”云少天目光坚毅,直望苍穹,修长的身影风姿飒爽,一丝笑容浮上他的嘴角,“请父亲宽心,孩儿一定会尽力保留云家的血脉,让子成完好无缺地活着!”  熟悉的记忆又泛起,那一抹微笑,那亭亭玉立的身姿,恍如仙音的琴曲,牵动着云少天的心。  她还好吧?深深地叹了口气,目光投向京城热闹的地方。  “什么人?”一个黑影掠过紫禁城高高的围墙,月光下黑影迅速朝着京城方向逃窜。  “想跑?”云少天微微一笑,嘴角扬起一丝弧线,还没有人能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过。双脚轻轻一点,旋即身躯飘然而去,一袭白色的紧身长袍,飘逸生动,宛如仙人。  “大哥,我来帮你!”云子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抢先拦截黑影,手中一柄长枪一亮,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狗贼哪里逃!”  “锵锵锵——”  长枪与利剑飞速舞动,黑夜下火光四射,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硝烟。云子成明显处于下风,黑影的身手很快,剑舞动得如灵蛇吐信,又如蛟龙出海,变幻无穷,每一招都死死把云子成强压着。在密不透风的剑气之下,云子成只有步步防守,步步为营,尽量不露出破绽,可惜久而久之,他还是被剑伤了。  “子成,让开!”云少天的语气威严而霸道,身形一动,“枪来!”  接过云子成的长枪,云少天挥舞长枪大开大合,相比之下他显得更为霸道,更为凌厉。  “云家霸王枪!”  一声暴喝,声响如钟,脸色冷峻的云少天目光如炬,动作潇洒而流畅。云家霸王枪,速度快而有力,霸道且威力无穷,云少天战神的化身,这一刻他把云家枪法运用的淋淋尽致,炉火纯青。  黑影一再落于下风,娇弱的身躯连连后退,一双大眼睛在黑夜中显出一丝焦虑,这双眼睛确实美,单是这一焦虑,如果不是在打斗的情况下,一定让人销魂,只是她的脸庞被黑纱蒙着,但依旧透着一种窒息的美。  “哎呦!”长枪划破黑影的手臂,一股鲜血渗透出来,瞬间染红了黑衣,美眸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就不见,居然这个时候她并没有那种杀气透出。  好熟悉的眼神。云少天心头忽而一震,这一世的记忆又翻滚出来,是她吗?不,绝不可能!他摇摇头,短暂的失神让黑影有了逃跑的机会,瞬间身形一晃,消失在夜幕中。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云子成干着急,要不是云少天失神,黑影一定逃脱不了。  云少天望着憨厚的二弟,眼角闪过一丝失落,嘴角微微一笑,“二弟放心,这人大哥迟早有天会抓住的。”  “大哥,我信你!”云子成嘿嘿一笑。  “二弟,你怎么会来这?”  云子成嗫嚅双唇,支支吾吾:“我,我……”  云少天这才发现二弟一身的戎装,英气逼人,难道他又想去那里?  “大哥,今晚倾城又有一场表演,我可不想错过,就……”云子成低头搓着手指,浑身有些不自在。  “唉!”云少天叹了口气,这二弟还真是的,去看表演就去看,非得每次去看,都要一身戎装,生怕桃源阁的叶倾城不认识他。叶倾城!她?忽而他的心一痛,那种说不出的苦楚一直纠缠着他。  “那,那你去吧。”不知怎么,就有些失落,把手中的长枪交还给云子成,“以后不要这么玩闹了,好歹你也是夏国的征西大将军,云家的面子可不是用来吸引异性目光的!”  丢过长枪,云少天摇着头就要走开,云子成快步走过去,拉住他,“大哥,你,你要不要跟我一道去?倾城的表演非常精彩,大哥你一定没见过吧,大哥……”  没见过么?云少天苦笑着,脑海里的画面又浮现了:檀香的桐木桌上,一架瑶琴摆放着,如青葱般的手指灵巧地在琴弦上滑动,如蜻蜓点水,琴声悠悠流泻而出;那绝美的容颜,深情的眸子,浓密带着茉莉花香的云发,无不牵动云少天的心。  那首《双飞》她还记得唱吗?唉,她为何要来这里?记忆是美好,同时又是痛苦的。他的心猛地抽搐,眉头紧蹙。  二弟似乎也挺喜欢她的,真是造化弄人,想起父亲的嘱托,他的头缓缓低下,眼眶微红。    二  “大哥,大哥……”云子成摇晃云少天,见他眼神变得忧郁,十分不解,“大哥,你又是怎么了?你到底跟二弟去还是不去?”  “呃……”云少天心里非常纠结,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了,前世的他有才,豪爽又霸气,从不知什么叫多愁善感,自从附身在这人身上,发现这人居然暗藏着这么多的秘密,而且身负重担,他一度想逃离,毕竟在高科技的二十一世纪真刀真枪上战场还真没有,他可不想这辈子就这样在战场上被人一刀了断。但父亲的铮铮铁骨感染了他,既来之则安之,不能丢了男儿的本色,不能让老百姓戳云家的脊梁骨,他忍了,只要战祸一起,他义无反顾,就算抛头颅洒热血亦在所不惜。  “大哥你就去去吧,就当陪二弟,给二弟个面子,顺便也看一下二弟的意中人……嘿嘿……”云子成黝黑的脸庞居然飞起了红晕,少男怀春确实一种美好的事。  “好……我去!”云少天终究没能逃过自己的心,见见她也好,“不过,你得把这一身换过来,这样去成何体统!”  “是,大哥!”云子成又是憨厚地嘿嘿一笑,摸着后脑勺,“二弟马上去换,等着我!”  桃源阁,夏国阁楼,文化的交流中心,是各大才子争相进去的好去处。那里装修别致,典雅,美女如云,更有叶倾城沉鱼落雁般的容貌,世上无双的才华,绝顶高明的舞技,无不让各大才子倾情倾心。每每念及她的诗句,她的琴音,她的舞步,赞美声、欢呼声、呐喊声,声声直如云霄,她就是夏国艺术之神的化身。  夜,还不太深。桃源阁一片灯火辉煌,人声鼎沸,一楼大厅里早已经人满为患。象玉的地板,琉璃的油灯,雕花的门窗,红色桐木古桌,连那回环的楼梯都是那样古色古香,让云少天有些惊讶,他来过几次却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打量,那几次都是——他晃了晃头,努力把那身影去掉。  “大哥,坐这!”云子成好不容易挤到一张桐木桌上,并且还替云少天占了位置。他心里很是不甘,要是以云家的面子,他们何曾会这样,至少现在是在二楼的厢房内,享受着美景佳肴,再透过窗户欣赏这里的表演。  云少天不做声,很低调地坐了过去,人们的目光都被即将出场的叶倾城吸引,居然没注意到他。  大厅的正前方是一个凸出的表演高台,半圆形的轮廓,典雅的布置,朦胧的光线,意境尤为唯美,那垂下的帷幔后隐约能见一架精致的瑶琴,只是并没有见到绰约的熟悉人影。  “大哥,这儿不错吧?”云子成嘿嘿地说着,“等倾城出来,那才叫美呢!”  “嗯……”云少天轻轻地回应,盯着二弟,“你……你很喜欢她?”  “那当然!”云子成顿时来了精神,“要不是今天大哥要低调,二楼上好的厢房就是属于我们的了,到时候风之舞阁主一定会买我的面子,让倾城单独来厢房为我们表演,想想那情景……”  又是一阵傻笑,云子成黑黑的脸庞充满无限的憧憬,“大哥,你知道吗?上一次我跟倾城表白了,只是……”  “她,她怎么说?”云少天心猛地一痛,表面上装作非常平静。  “没,没答应也没拒绝,”云子成多少有些失望,追求叶倾城的人很多,其中不乏高官权贵,不知为何叶倾城似乎在等什么,每次见到她都透着一股淡淡忧伤,“不过,二弟不会放弃的,一定把她娶过门,大哥你就放心,这么好的才女定会让她进入我们云家。”  云少天依旧是苦笑,心中的波澜越起越大,是么?进云家?他不再去想,友好地拍拍二弟的肩膀,“加油吧,二弟!”  叶倾城坐在梳妆台前,贴身丫鬟小绿正为她精心打扮,马上就要上台了,她摸了摸手臂,一股痛意袭上心头。  云少天,你真下得了手!你……你当真这么笨吗?美丽的眸子闪出泪花,而后又露出淡淡的失落,看出来就更不妙了,一身黑衣难道他想不出自己要干嘛?一种不安的情绪笼罩着她,这个让她又恨又爱的男人,总是无时无刻牵扯着她的心,想起来这的使命,她不由地深深叹了口气。  爱,虽然不能相厮相守,但因为懂得,所以珍惜,铭记。她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和云少天相识就像一场梦,她知道这梦要实现会很艰难很艰难。  唉!她又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叹,继而对着小绿道:“好了,绿儿,你先出去,去告诉阁主我很快就出来,让她先去。”  绿儿点点头,走出了厢房,留下一脸黯然的叶倾城。  高台之上,风之舞正对着大伙解释,她也很纳闷为什么叶倾城这么晚,又不好去催促,只有一直拖延着。她是一个有姿色的中年女子,沉稳镇定,即使场面再混乱她也镇定如常。  “各位,相信倾城很快就会出来,我已经叫人去催了,稍等片刻。”春风般的话语,淹没在众人的喧闹中。  “我们要叶倾城叶大家!”  “要看她的凤舞九天!”  “听说她又有新曲了,叫她出来!”  ……  各大才子权贵高举这手臂,那样子活像现代的追星族,云少天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古代也有粉丝。  良久。  帷幔慢慢拉开,众人开始在喧闹中慢慢安静,所有的眼睛都盯着幻如梦境的高台。    三  忽而,大厅琉璃灯烛暗了下来,一阵委婉的二胡声伴随清脆的琴声响起在众人的耳边,六个身穿红色舞裳的女子鱼贯而出,个个身形婀娜,踩着音乐的节奏,甩着云袖,每一个笑靥如花,回眸一笑百媚生。舞动的身躯如同水蛇般灵动,用身体把音乐的每一个细节展现得如此淋淋尽致,唯美而凄凉。  这音乐如同天仙曲,一声出,动人心魄,再声出,竟如梦境!凄凉中透着唯美,透着浪漫。此刻,叶倾城,一袭白衣,如幻如仙,瀑布般的美丝随意飘散,肤如凝脂,眉如远山,闪动的眸子饱含深情,单凭这姿色便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线。纤细的手指依旧在琴弦上拨动着,清脆流泻,身旁的乐师,倾情地附和。  乐美,人美,此情此景,犹如人间天堂。  樱桃般的小嘴,泛着红艳的光泽,红唇一启,声如天籁,寂静的大厅此时静悄悄的,如幻如梦的高台上人们的眼中只有叶倾城,那梦一般的女子。  云少天呆了,心猛烈地跳动,她终于出场了,而且这么美艳,这么光彩夺目!这音乐——不正是那首《双飞》?  不等来世再相约  今生就要无恨无悔  不问前缘我是谁  只管今尘和你日日月月  我愿与你雪中泥  红尘寸寸泥中血  ……  唯美的歌词,凄凉而悲痛,加上叶倾城绝美的嗓音,动情的演绎,长长的睫毛湿润了,泛着泪珠,人们在这一刻,更加心痛了,音乐的感染力让每一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共 24211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医院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到底儿童癫痫诊断方法都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