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仇芍药号的故事

2019-04-08 12:45:13 来源: 日照信息港

亳州东街的信记芍药号建于民国年间,是当时本县家销售白芍的药店。可是现如今,信记芍药号原址已经不复存在了,这一代的主事人罗一手仍旧从事中药这一行抓木机采购
,曾经担任过西南药材协会的会长。本县的宣传部门为了宣传白芍的功效,特联合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准备拍摄一部反映亳州药商传奇的电视剧《恩仇芍药号》。

制片方聘请国内的名导欧阳鹤执导,该剧组为了复现信记药店的原始风貌,还不惜血本,在罗家占地几亩的院子里,复建了罗家信记芍药号的二层药店。

罗一手本不同意制片方这样大兴土木,可是制片方找到亳州办公厅的罗主任帮忙劝说。论辈分,罗主任是罗一手的长辈,罗一手只得答应了。

重建信记芍药号尚需时日,欧阳鹤便领着演员先拍室外戏。这天,欧阳鹤执导拍摄了信记芍药号老掌柜罗蛮子在自家院子里,追打痴迷赌博的少掌柜罗斌的戏。接着,欧阳鹤便准备开拍罗斌挣脱罗蛮子,蹿进院内的芍药花丛逃走的一场戏。

罗一手家的院子里种着几十株芍药花,现在正是芍药花盛开的季节,可是他种的芍药花不仅花株矮小,而且只有白色的一种。

罗一手听欧阳鹤说这场戏要从芍药花丛中逃走,果断地拒绝了,他说:我的一株芍药花价值10万元,你们要是踩坏了怎么办?

欧阳鹤一听,顿时气坏了,他认为罗一手言过其实了。这时,他身后有个声音说:欧阳导演,罗先生的芍药花值这个价!

欧阳鹤回头一看,来的人竟是才来剧组报到的严百味。严百味是北方中药协会的会长,他是剧组聘请的文化顾问。他和罗一手在中药界都是泰山北斗级的人物,但两人暗地里互不买账,谁也不服谁。

严百味说:这可是原始的芍药花,一株10万元的价格都被严重低估了!5年前,罗一手费尽千辛万苦,在四川的荒山中,寻找到一株纯野生芍药原花。他经过多年的培育,这才有了几十株的规模。这些珍贵的芍药花,还保存着原始的状态,一旦用之于亳州的芍药花杂交,便能培育出更为优质的药用芍药花来。我在几年前曾经标价30万元一株,高价收购这种芍药花,可是却始终未能如愿。

欧阳鹤听完,只得吩咐剧务到外面去买了100盆普通的芍药花,埋到院内的土地里,用于拍摄。

当天晚上,罗一手在家摆了一桌酒席,给严百味接风洗尘,欧阳鹤也被请过来作陪。

酒过三巡,欧阳鹤聊起了明天那场戏的剧情。他说,明天那场戏的剧情是,罗斌经过罗蛮子的严加管教,终于开始走上正路。罗蛮子觉得自己年事已高,想在自己的三个儿子中,挑选一个药店的接班人。

罗蛮子设计了一个考试的题目,即仅凭观察,在两块带着外皮、形状相同的芍药根中,分辨出哪块是赤芍,哪块是白芍。胜者就将成为信记药店的接班人。

罗一手和严百味相视一笑,说:赤芍是野生芍药的根,入药一般为生用,其功用长于凉血逐瘀;白芍是栽培品种,经刮皮、水煮、切片、晒干而成,入药为熟用,功效长于补血养阴。赤芍和白芍切片后,不仅颜色不同,芍片的花纹也不一样,很容易分辨。但两种芍药根没切片之前,如果带皮辨别,确实有难度。但这道考题难不住我俩,因为两块模样相同的芍药根,赤芍总会比白芍重一些。

欧阳鹤见自己精心设计的考题,竟被两位中药大师轻易破解,他眼珠一转道:看来剧本这么编还是太简单了,我这就去修改剧本,让赤芍和白芍不能轻易地被辨别出来!

欧阳鹤回去后,很快就完善了剧本,第二天一早,这场分 辨白芍和赤芍的戏就开拍了。

现在,信记药店基本建成了,这场戏要在药店的一楼拍摄。罗一手和严百味也赶到了现场,只见楼内的药柜上放着一只银盘子,里面装着肉眼难辨的赤芍和白芍。

罗一手和严百味用手掂量了一下,发觉两根芍药根的重量相当,都不敢轻易下结论。

戏中罗蛮子的两个儿子在这道考题面前,也纷纷败下阵来,而轮到罗斌辨药的时候,他竟回到药柜,取过一块磁石来!原来,为了使得两块芍根重量相当,白芍根中已经被道具师钉进了一根铁钉。

罗斌用磁铁,很轻易地就分辨出了被钉入铁钉的白芍,剩下的那根自然就是野生的赤芍。罗斌胜出后荧光油墨品牌
,成了信记芍药号的大掌柜。

这场戏拍完,严百味带头鼓掌,说:如果我猜得不错,接下来的戏应该是说罗斌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开始在制药和卖药过程中弄虚作假,糊弄顾客!

欧阳鹤惊奇地问:严老师,您看过我的剧本吗?

欧阳鹤说,接下来的剧情是,罗蛮子又一次撤了罗斌的职,罗斌准备到外面去闯荡,可是他爹已经发下了除名帖,罗蛮子向天下的各大药商,说明了儿子弄虚作假的经过,并叮嘱天下的药商,都不要再和罗斌做生意。

罗斌穷困潦倒,他在社会上流浪了3年,在一所客栈中得了重病,他用仅有的一点银两拜托店家去买治病的草药,可买回的竟是自己在3年前卖出的假药,就在罗斌奄奄一息的时候,罗蛮子找到了他当然,这部戏是罗斌改邪归正作为大结局。

欧阳鹤讲完了后面的剧情设计,严百味一个劲地喊好鼓掌,可罗一手却气呼呼地说:什么烂戏,别拍了!接着便离开了拍摄现场。

欧阳鹤一问周围知情的人,这才知道罗一手生气的原因,原来,罗一手有一个儿子,名叫罗峰,是中医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他回到亳州后,做的是白芍的生意。可是他在经营炒白芍时,竟为了节约成本,用蔗糖对生白芍进行染色罗一手发现后,一气之下,将他赶出了亳州药城。他自认教子无方,便辞去了西南药材协会会长的职务,随后,他还在上发了一个帖子,通知全国各地的药材行,不让他们与自己的儿子做生意。《恩仇芍药号》的剧情正好揭了罗一手心中的伤疤,怪不得他这么生气。

欧阳鹤抹了一把冷汗,问道:这可怎么办?

严百味拍着胸脯说:没事,明天中午,咱们以信记药店落成为由,请罗一手喝酒庆贺,我有办法让他消气,继续支持我们拍戏!

第二天中午,几十名剧组人员在信记药店摆上了酒席,亳州办公厅的罗主任亲自相邀,罗一手只得赴宴。严百味殷勤地将罗一手让到主座,然后说:我今天想跟你比试一下,看看咱二人水平的高低,不知道你是否敢应战?罗一手说:请严先生出题!

严百味推开信记药店二楼的楼窗,指着罗一手邻居家院子里的一大片芍药花田,说:这片芍药花的中间,还夹杂着种了牡丹花,请问这是什么原因?

罗一手笑道:原因有二,一是因为芍药和牡丹一为花相,一为花王,种在一起会因为彼此争奇斗艳而生长得更好。二是因为,芍药和牡丹是亲缘很近的花卉,它们同属芍药科,两种花卉互相授粉,取长补短的同时,有可能会孕育出一个的新品种。

严百味听后,叹道:严某甘拜下风!

罗一手赢了严百味,开心极了。他兴奋地说:你们的电视剧继续拍吧,拍成了,也可以让罗峰这小兔崽子长个记性!

半个月后,《恩仇芍药号》杀青,剧组为了感谢本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又一次设宴宴请罗一手、罗主任以及一干政府官员。罗一手在严百味的殷勤劝酒中,又一次喝醉了,他被罗主任扶回到后面的卧室,罗主任给罗一手沏了一壶浓茶,说:看你得意的狂劲,我都懒得说你,其实你和严百味比试江米条机
,失败的是你,你的心胸是狭小的一个!罗主任从公文包中取出了《恩仇芍药号》的合同,投资人赫然写着罗峰两个大字。

罗峰当年犯错,被罗一手清理出了药材市场。罗峰现住北京,开了一家花卉公司,他们就是在用芍药和牡丹,经过夹植,来繁育新的花卉品种。罗峰因为经营有方,已经成为国内花卉市场上的一匹黑马。他为了检讨自己的过错,首先用瞒天过海之计,在罗家老宅复建了信记药店,这也是完成了他父亲罗一手多年的一桩夙愿,接着拍摄了以自己为原型的《恩仇芍药号》,想以此向业内人士证明自己浪子回头的决心。

严百味拜托罗主任转告罗一手,草本的芍药和木本的牡丹种在一起,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相互扶持,才能走更远的路。牡丹主要是四月中上旬开花。而芍药主要是四月下旬到五月上旬开花。两种花种在一起,可以观赏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罗峰准备在亳州投巨资,策划一个芍药花茶厂的大项目,相信花厂建成后,将会使亳州的药商们团结起来,使本地的经济更上一个台阶。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听到儿子的良苦用心,罗一手觉得,也该到原谅儿子的时候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