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专车司机有多赚钱

2018-11-05 10:04:27

昨日(1月7日)朋友圈的内容颇为戏剧性。一边是北京官方首次认定专车属于黑车的,一边是揭露出租车资源短缺的科普帖,平时逢帖必抢的滴滴专车红包如今下手也犹豫起来了。同样尴尬的还有大批开着豪车月薪过万的专车司机。继沈阳、南京、上海等多地严查专车之后,这两天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开始在机场、火车站和繁华商业街区抓专车。

上流传的一条主题为紧急通知的短信截屏图显示:截至(1月6日)15点,已经扣车200余辆,执法大队今天(1月7日)的目标是500辆!机场及火车站每车必查。请大家高度重视。尽量不要拉机场、火车站的单!

据媒体报道,现场执法队员透露,上述短信为易到用车群发给所有司机通气儿的短信。他们接到我们检查的消息,就通过、短信等渠道发送给了司机,提示大家不要到机场或火车站附近。

专车司机有多赚钱?

时间如果倒流回一个星期前,北京的专车司机不是这番群发短信通气儿的光景。

当时不管是开特斯拉的易到用车司机,还是带着凯美瑞、帕萨特加盟经济型专车的师傅,随便挑几个都是月收入轻松过万的故事。

2014年的一个周一早高峰,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十点钟之前接了一个前往首都机场的订单。

这段平时打出租车去机场需要80元左右的路程改乘经济型专车后的订单价格为120元。按照合同,张师傅可以得到这笔订单的80%作为直接收入。

只不过,近在上下班高峰期,张师傅所在的专车平台不仅不收佣金,还会赠送同样比例的订单金额。也就是说,这笔120元去机场的专车订单,专车平台不仅不收取佣金,还将赠送120元的金额补贴直接给司机。以此计算,这一趟去机场,张师傅的收入是240元。

此外,《财经》还了解到,包括易到用车、滴滴专车在内,专车公司一般会在月底给专车司机按照业绩考核额外发放1000~2000元的奖金福利。

做完这笔到机场的订单,一上午的收入是700多块。谈到专车司机收入问题,拎着LV钱包,一身潮男打扮的张师傅表现得满不在乎。

据张师傅透露,他有自己的正式工作,由于上一天班歇一天班特殊的工作形式,从去年上半年就开始做专车。还是经济型专车用的人多,我之前有辆奥迪A6L,后来特地换了丰田凯美瑞。

而如今,像张师傅这样的兼职司机并不少。很多专车司机平时也有自己的工作,有空就把自己家的车开出来,打开各大专车平台的APP,每天接上几个单子。

据有些专车司机透露,还有一部分专车司机平时甚至是给老板开车,空闲的时候再用老板的车跑专车。

四方协议的尴尬

事实上,为了维持软件的正常使用,专车公司还是需要养一部分全职司机。只不过,尽管当下各家专车公司都在强调自己拥有诸多全职司机,但真正的专车主力还是近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的那些私家车和他们的车主。

据了解,目前这类私家车加盟多采取四方协议形式,专车平台先将私家车挂靠在租赁公司名下,再通过一家劳务派遣公司聘用车主,从而签订一份由软件平台、汽车租赁公司、劳务派遣公司、司机共同签订的四方协议。在此种情况下,专车平台提供的是汽车租赁及司机招募两种服务,顾客先租车,之后再招募司机,只不过司机正好是汽车的车主,这样就绕开了汽车租赁不得配备驾驶人员的管理规定,进而规避风险。

但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这一次对这种模式说不。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起,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将大力打击利用互联和软件从事非法运营的社会车辆。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多个软件提供专车服务,实际上就是变相为乘客提供了黑车。

这是北京首次公开认定私家车通过打车软件拉活属于非法运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上述负责人表示,无论签订什么样的协议,只要从事出租车服务就是非法营运。而事实上从去年全年查获的47起非法营运的案例来看,全部是社会车辆,执法人员没有看到过和租赁公司签订的合同。

事实上,在实际执法过程中,即使是遇到真正的租赁公司的车从事营运活动,也会按照黑车处理。根据是自2012年5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汽车租赁管理办法》,汽车租赁是指经营者在约定时间内将汽车交付承租人使用,收取租赁费用,不配备驾驶人员的经营活动。其中明确指出营运的车辆应该归汽车租赁营运者所有,且需要满足较私家车更加复杂的安全技术规范。

出租车的缺口

与专车严打相呼应的是近来接连发生的多起出租车停运事件,而黑车泛滥、专车抢占市场影响收入问题成为出租车司机抱怨的重点。

尽管各家专车都竭力打造一个高大上的用车形象,但当下大多数专车用户还是因为打不到出租车所以选择专车(抛开滴滴专车等平台大量的红包补贴因素)。

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出租车行业的整体满足率是60%左右,订单量一天3000万单,也就是说每天还有2000万人次想打但打不到车,供给远低于需求。

于是如今的市场出现这样一个尴尬,大批打不着出租车的用户在红包等众多因素刺激下选择专车出行,而作为出行替代升级方案的专车又被大批出租车司机抱怨抢饭碗。

而这背后,真正的纠结不在于专车是否真的抢了饭碗,而是这些年一直没有改善的出租车司机收入问题。而常年居高不下的份子钱和行业垄断问题成为司机埋怨的重点。

对此,有出租车司机透露,每月一半以上收入都贡献给了份子钱,在北京跑出租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块钱,一天忙到晚的收入可能还不如公交车司机。

与份子钱一同飙涨的,还有出租车牌照价格。

有报道称,上世纪80年代开始,浙江温州出租车运营证实施投标拍卖,价格从20万元到126万元一路走高;山东价值四五万元的出租车,经营权的转让费已达50万元。这些高昂的车标费,都被转移到了无议价能力的的哥身上。

而在北京,由于个体出租车牌照的稀有性,多个分类信息站的相关转让信息开价都超过50万元,而且说明不能过户。

蚂蚁蛇蝎丸
丝杆升降机
烟道止逆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