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而自流的时光

2019-09-17 14:41:41 来源: 日照信息港

近期,拿到了天乐的新诗集《与轻有关的事物》,一首叫《刺青》的诗有这样的句子:“她的花园,有迷人的牙齿,会歌唱的小虫,想变成蝴蝶,只需她眼睛里,一块小小的黑夜。”这是一种客观,也是一种距离,意象与意象的距离。我们看“花园”、“牙齿”、“小虫”、“蝴蝶”、“黑夜”离生活的距离很近,但对于一棵树,作者的这种选择却是痛苦的。全诗以刺青为主象,字里行间流露着狐独而无奈的情感,不能不令人从容。诗歌简短而整齐,全诗由五段构成,采取递进的手法,层层掘进,把读者带到了那种诗意伤感的氛围中,并以诗人情怀感染着读者。诗中,作者把意象与人心的距离拉近,想好好地去感受世界感受自然感受人爱。   诗人的使命和一切自然的区别,就在于他的冷静是由思想支配的。诗人的思想是一份责任,是与情感一起不断扩大的,不论是思想或是情感,完全是诗人的意识。这种意识对一个诗人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不是生硬地与现世进行套装,就如潮湿的街巷里蔓延着的苔鲜,无声而自由地感染着。许多生命诗一样生存着,很私秘,也很灿烂,象“描述一个普通的早晨,也是很奇妙的。”生活浓缩在一个早晨,形形 ,那片刻的生命变化,都能在诗人的心灵深处得到感应。然而,这样的感应只是对于一个生活与生存的敏感者才有效的,有的人也许穷其一生都和它形同陌路。“井水甘甜,蓖麻丰收,我清理灰尘,你安慰效果,我要给你一件自由的事”这几句独白很轻松,几乎是直白的,但却在天乐的笔下注入了诗的成份。画面里与画面外是两个人两个世界,诗人在框内感觉着画框外世俗的情景,语义在转换中延伸着。整首诗以丰富的想象,融入哲理的意趣,自然洽切地给人以感染。   天乐是一位关注现实的诗人,他的诗几乎都是平凡的小景,然而却是真实环境中的生活一隅。诗中关于生命的命题可能很大,但我在他的诗中看到的却都是些《与轻有关的事物》平淡、悠闲,尽管会如惊鸿一瞥般的短暂,“皮球是圆的,这伤害了她。”我知道正因为这“我曾和一匹马对视很久,我们都流下了泪,直到舅舅把我拉开,它看到自己的后世,我看到自己前生”诗写得平静、明澈,语言几近散文化,但其本质却是诗的,仅仅一个画面片断,简约,但意蕴很丰饶,是对生命的珍爱。作家雷蒙德·卡佛说:“用普通但准确的语言,去写普通的事物,并赋予这些普通的事物,以广阔而惊人的力量,这是可以做到的。”天乐的诗的语言在这里做到了,“一院子的泪水,找人清理,这个清洁工,一定要会游泳”我知道天乐是个情感丰富的人,对于底层的故事有过太多的幻想,然而我更知道他是个挑剔的人,他对于诗中的故事总是让我感到骨子里不容分说的同情,他的艺术细胞与自由自在无比依赖的情愫有关。然而,在“故事夭折,激流勇退的人,找不到大事件,时间坏了,手表依然坚挺”这样情感的孤独却常常惹得自己只能用忧伤,淡淡地清扫所面对的时势中萦怀的愁绪。   他的诗,是一种沧桑的忧郁,是一种多年来处于情感潮湿边缘的忧郁。“鬼城里,没有恶鬼,色鬼、吸血鬼……只有,一些雪白,一些金黄,一些茄紫,一些天蓝,一些葱绿,一些青莲,一些漆黑”这诗句,语言充满了想象的空间,增加了诗中语言的力量,也增加了审美的距离,和诗思的厚度。他的一些诗表现了孤独,空寂,是他在生命的过程中找到的一种灵魂,他情感似乎宣泄得不够点位,因此,在内心用这种折磨,生命燃寂灵魂。这样的境界是一种近乎在内心达到宣泄的,这正是生命中情感的召示。   诗歌是语言的艺术,也是诗人敏感的人生体验、见闻、思想和情绪,不只含蓄巧妙地表达深厚感情。从他的诗,我会感到明澈的思绪,和愉快虔诚的心,体会到天乐那种沉思与淡定的心境,和在自流的时光中寻找到自己真实的心境。   (编辑:李万欣)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女人便秘的饮食疗法有哪些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
儿童发烧怎么退烧
本文标签: